品牌咨讯

嘉鹏-sunbet代理

嘉鹏

  原标题:外媒:孩子上网课,中国家长手忙脚乱

  印尼《雅加达邮报》2月22日文章,原题:随着学校延迟开学,中国家长竭力适应电子学习 由于担心疫情,中国的学校已停课数周。这种状况不仅正考验孩子们,也在考验他们的父母。为查看当自己去上班时12岁的儿子在家干什么,广东韶关的陈燕(音)在家里安了摄像头。迄今,她发现儿子白天闲不住但就是不学习,在上直播课时打瞌睡。“网速慢,我们从老师那里听不到任何一句流畅的话”,她说,“我敢肯定,在一个60人的课堂上,老师注意不到我儿子是否在听讲。”

  随着从小学到大学在内的各级学校把停课时间延至3月,新冠肺炎疫情已使中国各地千千万万的家长不得不兼顾孩子在家中的学习。这为一个行业带来意想不到的益处:在线教育。就在中国家长们疲于应付之际,在线教育企业正为自己的好运喜不自禁:一个曾竞争激烈的烧钱市场,如今已成为这场卫生危机中为数不多的赢家之一。

  总部位于上海的麦奇教育科技的创始人杨正大表示,本月前10天,该公司平台上的网课量已增至去年同期的3倍多。在更多学生依赖线下辅导的内地中小城市,这种增长尤其迅速。他说,新冠病毒正重新定义在线教育行业。

  中国教育企业的股价也随着病毒蔓延而大涨。2018年在中国4630亿元的课外辅导行业中,在线教育的市场份额仅为6.5%。但商业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预测,到2023年该数字或将跃升至35.7%。花旗集团分析师马克·李在本月的简报中表示,由于受疫情影响,短期内已有200万余中国学生参加在线课堂。

  香港企业家本·朱的9岁女儿就读于一所国际小学,该校正使用谷歌课堂等App安排学习、共享材料并收集家庭作业。“在这个特殊时期,在线学习是一种合理妥协”,朱说,“但就面对面学习体验来说,在线教育永远无法替代线下课堂。”

  48岁的伊凡·区从事保险业,如今几乎没有客户的他成为5岁女儿的全职老师,而且比以前上班时更累,“她学习时我是老师,她玩耍时我要陪她,她睡觉时我需准备第二天的教材。我根本没时间休息。”当幼儿园在某视频平台上为女儿安排教师的实时教学时,他感到如释重负。

  但要想令在线教育像现实课堂的互动那样有效,并非易事,对一些教师来说也是如此。当16岁的女儿开始在家里利用网上平台复课,以为明年高考做准备时,44岁的北京物理教师胡冰(音)也要被“锤炼”,“网络不稳定,常掉线”。另一个可预见的问题是需花更多时间发放课堂材料。

  随着从众多新初创企业到阿里巴巴这类科技巨头,都一拥而上参与(网课)竞争,或将导致该市场过度饱和。这次疫情过去后,目前对在线学习的这种推动力或将很快消退。业内专家认为,不能保证这种短期热潮会转化为长期增长。相关企业需拥有优质学习平台,才能把学生留在虚拟课堂。

  对浸淫于数字时代的中国孩子们来说,再为日常生活添一块屏幕,可能让他们比正因此手忙脚乱的家长们感到更自然。39岁的四川某大学讲师陆妍(音)和10岁的儿子都加入在线英语课堂。“从个人角度来说,我还是更愿在实体教室里与学生们对话,因为过去10年来我一直在这么做”,陆说,“但我不会对越来越多学生转向线上感到奇怪,毕竟我们的孩子们出生并成长于互联网时代。”(作者丹妮拉·韦等,王会聪译)

责任编辑:程立

================  医流商城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创作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未经医流商城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该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医流商城”。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对比栏